日本游记-京都前传

其实这故事可说不上精彩,应该说是离奇了吧,还伴有一点人性的自大和猖狂。我曾想过,在这次旅行才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的记录写到这个地方,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写,顾及到谁,该如何转换。子健也问我出不来文,是不是一直考虑如何顾及各方心情。我想也是,都结束了,好事儿坏事儿都拉出来溜溜,反思一下一年前的自己,我觉得这还挺印象深刻的,那就来个地图炮也不错。还有吧,这一天晚上,我好像也开启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个人事件和前面是两码事),得好好说一说。

日本游记-京都前传

大家的事情

上回说到从大阪出发前往京都入住,之前让他们三个人先走, 我去找徐儿子聊了会儿天。然后匆匆忙忙坐上阪急,到了京都转车的时候,还坐错车坐到了桂(かつら),这么一波倒三趟车回去,到民宿的时候已经延迟了快两个小时了,就这两个小时,这三个人的幺蛾子简直快把屋顶给掀了。

exciting

这里日常怒斥傻逼国产IM,显然一年前的聊天记录还是存在的,就在服务器上,但是用户本人就是无法找到,要不是自己特别存到本地的话,但要公安部门去查,那一定是双手奉上。但是Telegram就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只要不销号,随时都能查到自己和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群、任何时间的历史记录,全平台自动同步,除非主动申请删除个人资料(包括聊天记录),而且申请删除那一定是彻彻底底的删掉,没有任何保留,没有任何人有权利有能力查得到。你国日常魔幻。

所以这样嘛,我没法查到当天出事前的记录。但记得大概是这样,在路上我发消息问子健入住怎么样了(之类的话),然后过了得有一会儿吧,收到回复说「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你来好好解释一下吧」。然而那时候我还是根本没有任何危机感,大家都知道子健说话风趣幽默,开玩笑吧也许,也许是什么离奇的事情吧?房客有一位声优?附近有映画在取景?之类的。而且我运气也不差,后来在高山的host的确是一个有名人物。

坐到西院(さいいん) 后左拐右拐找到了隐蔽的民宿,民宿挺不起眼的,在一条一人宽的小胡同里,也没个路灯照着。外头是个栅栏门,门没上栓,推开就进,至玄关前,日常一句,すいません。房东Reiko出来招呼我了,是个阿姨,确切讲比一般说的阿姨可能年级大些,但又没到再大一辈儿上。后面再讲她。

写到这我已经无法控制想法了,想到前面的博文,想到圈子,想到后面自己的意愿,想到絵葉書,突然发现把自己限制的好死,就是勒住脖子一样活着。

每个人都在扮演他人所期待的自己,尽管那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我和她都不例外。我们当中的真实总是无意地被深深隐藏。—— 春物十一卷第六章

好想回一趟八一图书馆,看看我的书上能又加多少笔记

跑题了

门里边儿这架势不对头

子健像被抽干了一样愁眉苦脸地瘫在地上,我来了也不理我,一直冲着一扇门里面嘀咕着什么,两位妹子呢?该不会在门里头?まじで?那时子健可能已经意识到我的存在了,不等我开口,就把我拉出了里面的客房来到客厅,Reiko已经把门口整理利落了,坐回了前台。话说刚刚我一直奇怪于里面的状况,没有仔细观察这个房子。外面看是很普通的二层住宅,客厅被装修成一个酒吧的样子,Reiko硬说是咖啡馆。楼梯底下是前台,后面的架子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家具都是看上去很老旧的木头,瓶罐上面也有些积灰,背后摆着架钢琴,弹起来也有些年久失修的样子,音准不太对。我和子健坐在前台旁歇着的时候,Reiko给我们倒了杯水,聊起天我才逐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出国不是件容易事:穿插一下吧,现在Hackroid在UBC已经呆到了第三天,已经想回国了,温哥华是真是一个村子,什么都不方便各种地方都超级远,代步工具超级贵。出国不是件容易事,一个人要时刻保持过量的信息负荷。这种状态一开始还好,会让人感到非常的激动兴奋;但时间一旦长起来,真的心累,就是make a living的乏力感。在日本也是一样,但是日本比温村好多了(除了语言不怎么通)。在这些极其需要自立的环境,在我们保持新鲜感的同时,保持感官上的刺激的时候,约束个人行为可能是我们极度缺乏的,无论是自发产生的,还是他人引起的。当然写博客能够很好地转移注意力。(滑稽

以上这段穿插全是我胡扯的,大家都别信,在国外就吃好喝好玩好,有钱真香。

回到前文,发生了一件屁大点的事儿被四方很巧妙地扩大了无数倍。

  1. airbnb图不是表示的很清楚,有一扇屏风的“两个房间”是两个房间
  2. 第一天大阪-京都的行程我安排的太紧密了,走了很多路都很累
  3. 子健坑本人,顺便把自己坑了
  4. 女1情况比较特殊,女2在中间夹着不知道在干啥

总之就是三人到地方发现是一间屋子(本应是两间),女1很不满,子健又不知道说了什么,我至今也没搞清楚他说了什么,以至于能够让三个人在民宿大吵大闹,可想而知了。什么问题不能解决?态度能当饭吃?什么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Hackroid本人的错误就是把这一切都看得太理想了,一开始就没有顾及到很多细节。像这种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以算是吧,没有经过太充分的准备)是极其不适合与自己各方面都不“匹配”的人一起的,连在国外最基本的冷静和敬畏之心都没有,细数自己从最初的哪个步骤就犯下了错误,大概就是没有叫上自己喜欢的妹子一起,而是为了撮合子健和某两个咳咳? 。嗯,大家都以为自己足够聪明睿智,能够handle这些破事儿,读过的书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哦,我没怎么读过书,打扰了,但事实呢。我一直不想拿情商说事,怎么衡量没谁能有个定数,这么直接扣帽子是有些鲁莽吧,嘛,情商能当饭吃,而且很香

最后拿钱买通了Reiko,给我们又开了一间屋子,就出去参加祇園祭的夜市了。

matsuri

collec

就像中国的庙会一样,各种动漫里的祭り能卖到玩到的东西,差不多都有,尤其是P3(☞゚ヮ゚)☞**小姐姐**(其实还有更多穿着浴袍的好看些)

自己的事情

有关明信片、感情的,太累了,放放再说,博客宁鸽不水。

Hackroid还是觉得自己做的早饭真香。

话说我为什么在加拿大写日本游记啊???

可能Hackroid的拖延症已经没治了。

但是每天早上吃完盘子还是立刻洗完的~

不是吃盘子!!!!

不过Hackroid今天参加meetup party的时候,偶然看见前排在玩~~因格睿死~~,是个武汉的小(蓝)哥哥,给他发了卡,蛮高兴的。

再会,2018年7月17日Hackroid敬上

Author: Hackroid
Link: https://blog.hackroid.com/2018/07/17/%E6%97%A5%E6%9C%AC%E6%B8%B8%E8%AE%B0-%E4%BA%AC%E9%83%BD%E5%89%8D%E4%BC%A0/
Copyright Notice: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