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宿舍问题的新想法

pic

忙了十天期中,终于有闲心回味一下,写一点日记了。 这十天思考了挺多,不过都忘了记下来,先把目前脑子里的写出来吧。

对于宿舍这个问题,我在看过地獄少女之后,对原来我自己的观念有了一些,可以说是解释的东西。

我之前坚持纯粹的随机分配,一是在一个宏大的层面上的解释,就是个人的历史进程应由个人掌控主导,而非一个小小的算法一个决定的,如果目前一个小小的算法就能决定我的室友,人作为人真是活得太悲哀了。这个观念参考了一些反乌托邦的思想,想的是在当下计算机科学发展迅猛的潮流下,能留给人类一点的警醒。

如今我想加入第二个解释,也是看过地獄少女之后衍生而来的思考。地獄少女是人间怨念的代执行人,负责把每个怨念极深的人的仇恨对象送下地狱。现在要用机器学习分配宿舍,同样是要解决矛盾, 况且还不是已经发生的矛盾,我们要未卜先知,去提前解决可能发生的矛盾。解决这些矛盾我们生活真的会变好吗,连已有的矛盾都无法解决,人在社会中处处相连,切断某些联系就能忘却彼此忘掉伤痛吗,真的不会有新的矛盾找上门吗。明明我们对于彼此什么都不知道,却还自作聪明地想着更为遥远的事情,想要改变自己的故事,人作为人真的是太无能了吧。

一目連:只要终结了就万事大吉,堵住伤口就一劳永逸,
骨女:不过回过神来,又因新的伤口而一样疼痛着,
輪入道:到头来是没有什么终结的啊,人类真是越发悲哀的生物啊,是吧,小姐?
閻魔愛:新的伤口,比之前更。。。

如果可能,我不会让第二个学计算机的住进我的寝室,但我觉得目前对面学物理的子健能对我这些感点兴趣,挺好的,足够了。之前李旭、鲁春都在说,珍惜你的大学室友,学会和各类人相处,他们在你以后人生中都很重要。我有一个抽烟喝酒刷抖音快手打王者平时就躲在床上和不知道哪儿的人语音的室友,但我还是认同这三点。有了他我才知道这社会上的人并不是在北京高中的温床里被惯坏的我能想象的,学会跟他相处,我在以后的生活中也能更从容些。我的确很多时候心里根本不能理解这种人是怎么活下来的,理解不了就看不惯心里就很烦,这回头一想也真没什么好烦的。人类学(好像是)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学问,之前子健跟我说袁老师的事情,去加入传销组织观察人类行为,我觉得跟心理学也是有很大联系的。我们在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观察人类,和人类打交道。要不是这个室友,那我以后要是遇着点不顺心的人岂不是要气炸了,我知道自己本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所以说是“珍惜”、“在人生中很重要”。

所以无论宿舍分配到谁了,自己有自己的故事,不是给分配了就能活的更好了,要有的矛盾是逃不掉的,要同类型的人没点儿竞争没点儿看不惯没点儿小情绪?打死我也不信。能者把握自己的心境,游刃有余;败者那就是和,躲在床上娱乐自我逃避现实的那种,有什么区别,还不是整天怨天尤人。我们也没必要对别人瞎操心,人有自己的故事,书院的关怀不是这么个关怀法儿,多花些精力去探索人际关系,对同学来说也是更为温馨一些。

来自 Hackroid 的日记

Author: Hackroid
Link: https://blog.hackroid.com/2018/11/03/%E5%85%B3%E4%BA%8E%E5%AE%BF%E8%88%8D%E9%97%AE%E9%A2%98%E7%9A%84%E6%96%B0%E6%83%B3%E6%B3%95/
Copyright Notice: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