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题决定前期的变故

大四上

最近诸事不顺,说不顺的话,不如说陷入三观的剧变之中。

趁着这次来实验室楼下4层找导师谈话,我又来备份了一下电脑,一下子就8个G,时间还挺长,不闲着一会儿还要去剪个头,我就码点字,就最近这一段时间而言,这个学期。

怎么感觉上个学期还知道自己要去干啥,虽然有那些那些事情,这个学期就和僵尸一样了,完全都是被安排好了只需要自己踩油门,连路都不看都可以了,就是因为我给自己一个暗示大四不要想太多老老实实毕业完了申请过去。

但这半个学期以来还真挺有意思的。

先是前半学期的闷闷的复习考试,然后是空间某白色相簿II剧情吃瓜,就因为这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紧接着子健po出那篇不堪入目的文章,他他妈的居然还要发第二篇。发了之后,我被两个女生diss,没错,是我。不过这要是没人骂的话,我还真就以为自己所处的环境就是十分正常的了。我很幸运,我旁边还有正常的人看着我,甚至能出声骂我。我不是很想就这空间的故事讲什么了,之前某篇已经分析过了,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自己离这些越远越好,如果没这些事情,我也不会去想那么多,也不会有人骂我。同样,也引发不了我自己内心对科研、朋友、欲望这些之间错综复杂的有时又矛盾的关系的思考。

人还真是矛盾啊。

功利心作祟

所以这篇还是讲讲科研课题的事情。

本来按申请进度要去决定选题的,方向已经定了,我现在就是在为了去选题而选题,而不顾后果的无脑的找了各种教授去问问题。这才谈到第一个就直接吃了一脸灰,或者说给我当头一棒。回顾上面那些事情,我遇到的那些瓜,似乎能比我的情况好一点的就是他们可能还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要欲望,想要朋友,など。我呢,就是为了什么而什么。申请进度像推磨一样,我就在前面磨着走,走哪算哪。啊,该选老师了,看看哪个和自己研究很像的,嗯选上。该写proposal了,看看新的论文,看看新的survey,啊就衍生出自己的题目了。我甚至还以自己在想研究课题时能往回退一步去寻求一些宏观的问题的时候而沾沾自喜。

是吗,假的吧我能这么活着,没这么简单吧。

不对吧,我们平时都在想些什么玩意啊,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谈些什么东西啊,这种平常的谈话当然不会交心的你应该早就对此有意识的高中看的大老师没教会你吗,都是礼节上的敷衍而已啊,你还真把这当人生信条了。所以之前被骂到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没有去反驳。是的,仔细想想都会明白的,还真就是旁观者清了。大家都太会藏了,遇到一个能骂你的宝藏女孩,我这辈子的幸运。但是跟教授还不会谈感情,都是谈学术,所以个个都是宝藏教授,今日份的吃灰,嗯我好久都在避免吃一堑长一智了,只是不想丢面子,能很快速达成所谓的目标而已的心情。

所以最后,我也没问到任何我准备的提纲上的问题,也庆幸昨天准备好的另一封邮件草稿,因为网络问题而丢失了,邮件准备好了我人还躺着呢。我感觉已经封住自己好久了,又觉得自己没人可谈,可能就是目前最可悲的一点。是的,用心去看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用心想想这课题可能都不是自己当初想的那么简单,后面的东西都大着呢。教授说了这么一通,就像所有事情都是一样的。

充满敬畏

不写了,就这样。

Author: Hackroid
Link: https://blog.hackroid.com/2019/11/07/%E8%AF%BE%E9%A2%98%E5%86%B3%E5%AE%9A%E5%89%8D%E6%9C%9F%E7%9A%84%E5%8F%98%E6%95%85/
Copyright Notice: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