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信片

我走过每个城市的脸

每段地平线 我却还停留在昨天

你奇怪每天都收到

一张张明信片 没名字 也没有语言

絵葉書

这个学期收到了两张,一张是高中隔壁班的周神寄的,另一个是高中话剧社前社员的汪学姐。汪学姐好像是每年都会在韩国寄明信片,没注意是在韩国玩呢,还是在那边上学,她平时不怎么发朋友圈,所以很巧的就是每次我都能无意翻到她的朋友圈赶上。这次还有周神的天大海棠花,周神是个很神奇的人,他应该是一直很想在原来的高中当老师,感觉这种希冀小而温暖,希望能达成目标啦。

但又不得不说17年那会儿非常羞耻的历史,我大概那时候在追陈悦吧(根本看不出来好吧,我太糟糕了)。暑假去日本玩,然后总共给她写了12封明信片,因为逛了差不多好些个地方,所以每个地点都能寄了一两张。当然,我到每个地方第一件事并不是找民宿的路线而是找郵便局。寄的每个明信片上除了一两句话之外还特别有个单独的字,当然是日文,拼起来是一句话。这十二张明信片(记忆中吧)几乎都是在我到过的每个地方,精心挑选的,但好像她最后也没拼出来是啥玩意。嗯,angry。

明信片一直被我认为是最特殊的语言之一,哦,应该是凌驾于语言之上的,甚至于信件。

像周神的这个应该属于无字明信片范畴,虽然他除了地址屁都没写(字儿也没多大变化),可能是懒得写不想写或者不知道写啥,间隔远了,两千公里,三年,的确不知道有啥好说的。可能首要目的就是对所处地点(比如天大)及其特殊意象(比如季节美景)这种结合体的宣扬,人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会产生情愫,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每个人都会通过自己独特的方式进行抒发吧。

汪学姐就是,尽可能的,上一张明信片也是,会写已经知道的人和人之间的联系,这种明信片后面也会给人留出一些空白来写下,应该可以称之为有字明信片?我却是忘记了我在日本寄给陈悦的十二张是不是都写了字的,感觉大部分都写了吧。

写明信片,收到明信片,都会给人以一种连系的感觉,在我们能达到的最真实的世界中。我们无法相见,但这实体的纸片,夹带着我们对我们自己所处之境的感慨,对所连之人的城市的遐想,对对方的思念与问候,对自己的净化,都在这一张絵葉書当中凝聚。而且我认为,这种即使一方通信(行?),也要比网络上的即时的你来我往要更沁人心脾。她们饱含着太多东西,是 cyber binary stream 远远不及的。你有时并不会去回信,寄出的也不会满怀希望得到回信,那远方的朋友,你知道这样已经足够了,TA也是。当然,有来往将是更加浪漫的事情。

赵博弘
构思于五一 提交于五二

Author: Hackroid
Link: https://blog.hackroid.com/2019/05/01/%E6%98%8E%E4%BF%A1%E7%89%87/
Copyright Notice: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